Kristi Toliver作为NBA助理教练却只赚1万美元。 WNBA的工资上限必须要除掉。

2
130

霍华德·梅格达尔(Howard Megdal)在《New York Times》上发表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故事:本赛季加入奇才队作为助理教练的WNBA全明星克里斯蒂·托利弗(Kristi Toliver)由于工资上限的规则阻止了她在NBA球队获得比1万美元更高的薪水。

Toliver为神秘主义者打球,他们与奇才队拥有同一个实体。因此,WNBA工资上限规则限制了公司在休赛期可以向Toliver支付的费用,以防止限制规避。 Megdal透露,神秘主义者的休赛期补贴费用仅限于50,000美元–Elena Delle Donne为了营销神秘主义者而制作了大量奖金,因此Toliver只能获得10,000美元来完成一项男性能挣达到数十万的工作美元(有时超过一百万美元)的工作。

WNBA的薪酬水平有问题。也许WNBA不应该有薪酬表。 WNBA加入大多数欧洲职业联赛并摆脱工资上限的大问题是什么?或者即使那是不可能的,那么失去个人玩家的最大值呢?这将优先考虑智能团队建设,并防止像这样的情况或像布兰娜斯图尔特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球员,然后我们才能看到相对微不足道的薪水。

作为NBA的教练,Toliver寻求成功应该是WNBA的很客观的事情。却现在它只是另一个NBA出问题的例子。

2 评论

发表评论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